服务热线:18973805522

电话:18973805522
手机:18973805522
Q  Q:1968157280
邮箱:
地址:娄底市娄星区涟邵矿务局家属院

新闻中心 首页>> 新闻中心

在娄底初学疏通下水道的趣闻乐事
来源:娄底管道疏通公司  作者:admin  发布日期:2018-10-27 10:49:34

疏通下水道!”一民四处瞅着,像小公鸡第一次打鸣似的怪声喊了一句。虎叔推着挂着广告牌的自行车跟在后面,满脸是赞赏和鼓励的笑容。万事开头难,第一声喊出去了,一民越喊越大胆。“疏通管道。”嫌“下水道”难听,一民自作主张改了广告词。

虽然说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”但是退休后的虎叔找下岗的一民商量合伙疏通管道时,一民打心底里是不愿干这个行当的。又脏又臭还被人看不起,就像溢出地面的下水,人们都会掩鼻而过,一脸的厌恶之情。可虎叔的分析也有道理:对上下水管道熟悉、不需要高难的技术、干活用的工具成本较低,总得先找个活干着。闲着没事干的一民最终还是答应了虎叔的邀请。

虎叔特地选了个日子开张,出门前特意在家里烧了香、磕了头,嘴里念念有词。一民看着虎叔那认真劲直想笑,不过在出门时还是双手抱拳,对着虎叔家的香炉说了一声“保佑发财”。“拜财神哪有不下跪的?”虎叔看一民没有下跪,嘟囔了一句。

虎叔和一民曾是同事,比一民大二十来岁的虎叔经常以父亲的语气使唤一民。“我又不是你儿子,再说你怎么不把你儿子也喊上,那么大个人,高中毕业后成天呆在家里抱着书。接不上班又不是你的错。”一民看不惯虎叔对儿子的呵护。虎叔为了给儿子买楼房、娶媳妇,不得不谋划着多挣些钱。

“哎,通下水道的,来看看这里。”一家餐馆老板招着胖胖的手喊一民,口气里充满着不屑,但是一民还是惊喜不已,毕竟是第一单业务。

不知道是什么活、是否好干?一民心里没底。犹豫之间,虎叔像个老江湖般走上前去。

“看这里,好像是下水道堵了。”老板指着一个直往外泛着脏水的下水井说。“你们能干吗?别人疏通下水都有专业工具。”老板从两人简单的工具上猜到碰上了新手。

“能干、能干,你给多少钱?”虎叔显得胸有成竹。

“你要多少钱?别人都是30块。”

“那不行,这活难干,至少要80块。”

“大清早的你抢钱啊,人家从后面那个下水井用竹片三两下就捅开了,给你40块。”

“你看这下水井多脏,再说每次堵的原因不同。我们今天开张,50块,再少就不干。”

听到虎叔说“我们”时一民有一种存在感得到满足的激动。忽然觉得虎叔在心里亲切了许多。

“行,就50块,你们抓紧。”老板说完就进店里忙去了。

虎叔先是用手锤在井盖子周围敲打了几下,然后用铁钩子提着铸铁井盖子连提带拽猛地一使劲,随着“哐啷”一声,井盖子被拽到了边上。一股恶臭扑鼻而来。还没等一民反应过来,虎叔一猫腰已经下到井里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把钢丝解开。”

“你上来,我下去。”虎叔已是快60岁的人了,一民觉得应该自己下井。

“别废话,把钢丝带钩的那头给我,往里头送钢丝要凭手感,你先看着,在上面转钢丝,让钢丝边转边往进走。”

虎叔双手握住钢丝一会往前推,一会往回抽。钢丝往里走了十几米就停滞不前了。

“估计到了堵的地方了”一位看热闹的大爷说。“您说的对,使劲转!”虎叔顺着钢丝旋转的拗劲,用力往前推着说。

“往后退。”虎叔试探了几下说。一民使劲拽着钢丝,感觉像拉着一头不肯往前走的大黄牛。突然,大黄牛像是往前冲过来了,一民一个踉跄。

“快上来,通啦!”随着井边大爷焦急的喊声,虎叔双脚湿淋淋地爬上来了。一民赶紧跑到井边,下水夹杂着杂物,像冲刺似的呼噜噜往下流。

“你看现在这人,啥东西都往下水道里扔,动不动就堵了。”

“自个家堵上一次就自觉了。”

“不堵这些通下水道的吃啥。”看热闹的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。

“胡乱扔垃圾的人还有功了?”一民心里想。

“快来洗洗手!”餐厅服务员们看虎叔和一民收拾完了招呼着。

“老板把我们骂死了,说是我们不操心把下水道给堵了。”

“这是这个区域的总下水道,不一定是你们的原因。”虎叔用热水冲洗着双脚上的污物说。

“唉,老板要是像您这样讲理就好了。”

“看来哪个行当都不好干啊。”一民想。

“你应该拿35块,你鞋都湿了,这么冷的天......”一民不愿意接虎叔递过来的25块钱。

“拿上,说好了一人一半。”

“那您赶紧回家换鞋去,我在这里等着。”看着虎叔骑车离去的背影,一民感觉心里酸酸的。

一天,虎叔从包里掏出几本书递给一民说:“这是我儿子的书,说是参加成人自学考试用的,你还年轻,没事的时候看看,也不能一辈子掏下水道吧!”

“你儿子不用了?”

“他已经拿上了大专毕业证书,正准备找工作,还说工作后继续考本科。”虎叔自豪的说。

“我不是学习的料。”一民低声说。

“只要你肯下工夫,现在也不晚。就像这疏通管道,只要坚持不懈,就总会有疏通的时候。”虎叔的话听起来充满着父亲的慈爱。

“掏下水道的学生”一民给自己下了这样的定义。于是,在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、树影下休息时就成了一民的学习时间。

“疏通管道。”几个月后,一民在大街上、小区里抑扬顿挫的叫喊了。

“家里马桶底座渗水,请你们去看一下。”虎叔和一民被一位身穿中山装、腋下夹着几张报纸的离休干部模样的老人叫住了。

“这要把马桶拆下来,用玻璃胶重新做防水层。”虎叔边看边说。

“行,你们看着办,儿子们都在外地,我们老两口也不懂。”

“好,我们给你处理好,手工加材料30块,你看行吗?”

“行行行,只要你们给处理好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们肯定给修理好。”

“你把锤子和錾子拿出来,先要把马桶底座下的玻璃胶清理掉,敲得时候要小心,这玩意儿很脆。”虎叔说。

“你看,这以前的人不管干什么事就是扎实,这马桶两边还有地脚螺栓固定呢!”

“地脚螺栓纯属浪费,现在用水泥或玻璃胶固定的马桶不是很好用吗?不过也有例外,以前的碗端在手里吃饭不烫手,可现在的碗烫的从从厨房都端不到饭桌上,还那么贵。”一民边干活边想。

“现在可以往起提了,要掌握平衡。”虎叔用手握住马桶檐子说。

“我的天,连个手套都不戴,屎啊尿啊的,脏死了。”一民想找双手套戴上。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马桶一侧地脚螺栓孔已经裂成两半了。

“坏了坏了,破了!”虎叔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。

“都怪我手太慢。”一民红了脸。

“这玩意也太脆了!”

“要不拿胶粘上,趁着老爷子还没看见。”一民瞅着卫生间门口紧张地说。

“粘上还会渗漏。”

“要不跑?”一民小声说。

“又不是四条腿的驴,尥蹶子跑了,让两个老人咋办。既然咱们接了这活,就要给人干好。”虎叔瞪圆了眼盯着一民说。

“那咋办?”一民红着脸问。

“给买个新的换上。驴鞍子没拿来,反倒把马鞍子搭进了。”

“责任在我,这钱我出”一民想到虎叔为了攒钱把烟酒都戒了就主动说。

“说好了一人一半。”虎叔说。

“大叔,不好意思,马桶让我们给整坏了,你别着急,工具都放在这里,我们出去给你买一个新的。”

“啊!旧的不能用了吗?”

“旧的还会渗漏。我们一会就回来,你别担心啊!”

安装新马桶的时候,老人在边上很难为情的说:“让你们破费了,真是不好意思!”

“没事,干啥都要讲个信用嘛!”

“现在缺的就是你们这样的好人!”老人竖起大拇指说。

“好人没好报,马桶啊马桶你为什么要裂?害的我们30块没挣上,还要倒搭进去50块。”一民心里算起账来。

“现在胶还没有干,这两天你别用,后天早上我们来看看漏不漏。”虎叔对老人说。

“谢谢你们!给你们100元,就当我自己换了个新马桶,20元算手工。”

“不行不行,是我们干活不小心,怎么能让你出钱!”

“别客气,你们也不容易,就当是对你们诚信的奖励!”听了老人的话,一民脸更红了。

疏通管道!”一民用敬畏之心叫喊着,似乎也要让听到的人们和自己一样,疏通心里那些堵塞的“管道。”

u=860777832,3757012157&fm=15&gp=0.jpg

上一新闻: 娄底通下水管道的180帅哥 下一新闻: 管道疏通行业在城市现代化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
 
友情链接: 娄底疏通管道博客  娄底下水道疏通  娄底疏通下水道  
娄底管道疏通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:18973805522 手机:18973805522 本站优化支持 : 搜恒网络